导演刘新:《熟年》“不留情面”直面生活
来源于:华为沈阳手机售后维修网点
发布时间:2023-12-02 23:31:45
预览:070次

  正在播出的不留情面电视剧《熟年》,剧如其名,导演将一群“不完美成年人”被婚姻、刘新疾病、熟年生活养老、直面事业等现实问题裹挟、不留情面困扰、导演救赎的刘新过程,赤裸裸地呈现在观众面前。熟年生活不少观众表示,直面很久没有一部家庭情感剧如此“不留情面”地直面生活了。不留情面

  除了情节和台词戳人,导演一众熟龄演技派的刘新表演功不可没。《熟年》获得观众认可的熟年生活另一个理由就是演员与角色的贴合度也极高,诸如郝蕾之于一夜被生活击碎自信的直面张春梅,宋丹丹之于精明算计的“二琥”,刘奕君之于中年危机的倪伟强等。几位主要演员都贡献了各自近年来颇有突破性的表演。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了该剧导演刘新,请他谈一谈曾经的市场绝对主流剧种“家庭情感剧”,经历了被古偶、甜宠、悬疑等类型剧“边缘化”之后,究竟该如何重新赢回观众的心。

  挑演员难在了“倪伟民”

  北青报:在演员选用上您认为有什么得意之笔或者遗憾之处?

  刘新:阅读剧本时,我们就觉得剧中人物非常生动和鲜活,像是身边的邻居甚至自己。这实际上给演员选择出了很大难题,要求表演必须特别真实落地,接地气,对演技要求非常严格。

  有些角色是非常顺利就敲定了,比如“张春梅”绵里藏针,“二琥”很市井,演不好就招人烦,想来想去觉得郝蕾和宋丹丹最合适,她们看完剧本也非常喜欢和满意。

  倪伟强这个人,有冷的一面,忧郁的一面,混蛋的一面,到后期还有温暖、腼腆、羞涩。我跟刘奕君是三十年的朋友,我了解他,完全能够驾驭角色的双重人格和众多侧面。所以我给刘奕君打电话,说有个角色非常适合他,他说你让我看看剧本,我说你相信我——奕君一下就敲定了。最后他的完成也确实给了大家一个很大的惊喜。

  难就难在张国强扮演的倪伟民。我不想把《熟年》拍成一部喜剧,很多人推荐了宋丹丹曾经合作过的一些演员,但我觉得如果是找一个原来跟丹丹搭档过,甚至有喜感的演员,这个戏就跑偏了。经过非常多人的筛选之后,有人提议张国强。张国强在过去的作品如《士兵突击》中都是很帅的类型,我看了他近期的照片,觉得张国强身上那种憨厚、质朴,跟剧中孝顺、有担当的大哥倪伟民非常合适。后来拍摄起来,宋丹丹也说,张国强给了她一个惊喜。

  张春梅和倪伟强代表“熟年”男女

  北青报:郝蕾扮演的女主角张春梅,被认为非常犀利、写实,对中年女性面临困境的剖析不留情面。您为什么愿意花费心血塑造这样一个女性形象,您认为她的存在有何共情价值?

  刘新:张春梅这样的女性形象,日常生活中、媒体上经常可以看到。她在事业上走到一个拐点,这个拐点是人到中年,过去传统的经验面对今天时代的飞速发展已经落伍,但是她不自知;在婚姻生活中同样走到了拐点,对丈夫的控制,跟孩子的交流,“你听我的,我是为你好”,她认为的爱。曾经的张春梅生活得很自信,但自信在电视剧开局一刹那被打破,以她的年龄、阶层,所感受的刺激和冲击要比其他人更强烈……张春梅是很有时代意义的一个人物,她将如何面对新的选择,如何直面困境,我觉得是很有代表性也很有价值的表达。

  北青报:倪伟强是以一种带有悬疑色彩来写实地表现男性中年危机。您认为这样的男性角色对观众的启发意义在哪里?

  刘新:开头并不是一个有意为之的悬念,只想这个人物在色彩上更加丰富,让观众对他更加好奇。女人有更年期,男人可能也有,实际上很多中年男性在这个特定年龄段的行为,或许不被外界理解和接受,但是完全能够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洽,这就是我们想探讨和展现的。后续他的变化,不光有感动,甚至会心疼,很温暖。

  宋丹丹二度创作贡献精彩“二琥”

  北青报:宋丹丹塑造的大嫂,被认为是她近年最好的一次家庭情感剧的角色,可恨可怜,宋丹丹的表演也恰如其分,吴二琥骨子里的市侩和悲凉表达得非常鲜活,打破了她曾经演任何角色都是宋丹丹的尴尬。您认为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刘新:“二琥”太适合宋丹丹了,我给她看了几集剧本。她说就按照这个剧本演吗?我说丹丹,我们俩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你相信我,我相信你。第一,你一定不能抡圆了往小品上演,我们收着;第二,这个人物在北京长大,这样的人你我见得太多,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打碎了,回到最根本上。丹丹非常聪明,知道我需要她给什么,而且在现场,她非常活跃,二度创作的东西非常多,第一个版本,第二个版本,有些戏甚至编出十来个版本,就想把它做到最好。今天宋丹丹所呈现的,跟她之前的作品比,有很大的突破,“二琥”就是我们见过的街坊、邻居、大嫂。

  北青报:倪俊和刘红艳是近年都市剧中表现年轻人面对真实婚姻残酷,最没有偶像剧滤镜的一对,您想通过他们表达什么样的想法?

  刘新:就是今天年轻人的不易。当下年轻人靠自己奋斗创造更好的生活,这条路很艰苦。是在半截倒下,还是勇往直前?红艳不断奋斗,最后感染了倪俊,他看到了父母的不易,也愿意一起往前冲。这一对是给年轻人一种启迪,该如何选择自己的生活——没有奋斗怎么可能成功呢?!

  每个主创都带着生活体验来丰满《熟年》

  北青报:观众目前比较有争议的焦点是开场过于压抑想要逃离,您如何看待观众的评价?

  刘新:这的确是拍戏的不易:把矛盾推到极致,就觉得狗血,还原生活,会觉得压抑。但我认为不重要。《熟年》开局的确是生活不易的真实写照,而后续我们更想展开的是主人公如何突破自我,如何打破困局。我们想引领观众思考,怎么样选择才能风雨过后见彩虹,要相信生活,相信自己,相信家庭,相信亲人。

  北青报:作为知名的家庭剧导演,您对这一题材在市场大趋势下如何进阶有怎样的思考?《熟年》哪些方面体现了您的这些思考和尝试?

  刘新:就是返璞归真,我们又回来了。生活剧终究还是要贴近生活,贴近人物,贴近老百姓,找到一个独特的视角切入剧中主人公内心世界,来展现一个不同的故事,抵达与观众的共鸣。生活剧离不开生活,这是最重要的出发点。

  《熟年》这个作品吸引我的魅力,就是它重点刻画了其他电视剧没有直白表现过的人物关系和故事,有一种直面真实的冲击力,我也希望观众能感受到。说到角色的代入感,其实我们拍《熟年》这一票人也都到了“熟年”的岁数,我们在二度创作中把个人经历,还有听到的、看到的,都放到戏里来,使《熟年》的每场戏更加准确、丰满,冲突更加极致。因为共情,拍摄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这场戏最狠的那个点是哪儿,我们都奔着最高点去,所以创作过程非常满足。

  《熟年》所有的人物关系、事件都是以真实感、生活感为前提。以搭景为例,通常剧组为了能够方便机器拍摄,搭景通常会比真实生活环境加大一些,但是这次我们没有。“二琥”家真的是1比1搭了一个局促的环境,机器都很难架进去……我们在拍真正的市井,贴着地气走,最重要的是没有去拍假的东西。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